愛兔百科

  • 2023愛兔協會年度工作報告

    2023年適逢農曆兔年,許多人會誤以為「兔年是不是比較多資源或是比較多人來認養?」但實際情況是完全相反,因為協會被丟了更多的兔兔。今年協會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收容負荷達到新高,且長期累積照顧的老兔、傷病兔持續增加,這些都是志工身上重重的負擔。當然兔年也有帶來一些好處
  • 無法履行認養義務,失戀無罪撤銷送養案件報告

    2022年8月,協會收到民眾通報,有民眾表示因緣際會認識了協會一位住在鹽水的寵物兔認養人,但後續發現該飼主的飼養狀況非常不好,幾經溝通都無效之後決定向協會反映。
  • [雜談] 愛兔協會進入了裡外不是人的階段...

    目前為止,愛兔之家的夥伴都是異常疲憊,有來參觀過的民眾應該可以看的出來,非常多的癱瘓、截肢、特殊疾病、肢體障礙等棄兔大量的由協會的志工妥善照顧著,但除了無止境的案件與任務外,目前面對資源潰縮已經顯得有點不知所措,醫療費暴增到30多萬似乎變成常態,這根本不是協會收入可以長期支撐稱的。
  • 高雄機場景觀動物展演區案件報告

    某天中午愛兔接到TSPCA電話,表示淨園負責人已經決定要把動物展演區收起來,該區塊會有其他新的規劃。為了避免淨園直接開放送養無法掌控領養人的狀況。TSPCA尋求愛兔的協助,此案件會有14隻兔子和2隻天竺鼠....
  • 屏東大量天竺鼠緊急收容案件

    2023年初同屬動物救援安置的友會(動保團體),在處理某案件時一併緊急接收了大批傷患的天竺鼠(約30多隻),但該團體是以貓狗收容為主,面對這突然大量的天竺鼠收容讓友會不知所措,愛兔協會獲知消息後趕緊前往協助,並與友會一起完成天竺鼠的轉安置作業...
  • 春天農場展動物案件報告

    2021年八月初民眾發現桃園龜山區春天農場內的馬匹消瘦,有受虐嫌疑,於8/1向桃園動保處檢舉。8/10民眾再次向動保團體—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及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TSPCA)提出檢舉,兩動保團體至現場確認狀況,發現該場所並未合法取得展演場所執照,動保團體到現場時遇到動保處正要將奄奄一息的小馬運輸至學校「調養」,但因不專業的運輸過程,病弱小馬於8/14過世。
  • 高雄愛兔「收攤子」棄養案件報告

    一個百分之百罪證確鑿的棄養案件舉發之後,承辦人員不先過來看證據跟理解實際狀況,只是隨便電話問問就直接聽信棄養人說詞,還公文給棄養人要棄養人來領回,變成棄養方理所當然地來要回兔子,真的是鬼扯到一個高譚市的溫暖境界。真的想噴髒話,但協會只是民間單位還能怎樣?承辦人就是不願意依照棄養開罰。只能抗議、要求重新調查、開協商、做晶片預防、再利用收出養機制來幫兔兔多一層保障等等....
    然後,重複棄養還真的就這樣發生了....
  • 野兔12、13、15救傷與棲地野放紀錄

    2023年8月份立秋前夕,志工帶著協會收容照顧的三隻原生野兔(12、13、15)到棲息地進行棲地野放。野兔組的夥伴們在半夜一點出發、並在清晨五點於野放點集合、整理、準備,並等候太陽露臉後的第一時間、也是野兔精神最好的時間,讓兔兔回歸到屬於自己的原野山林。
  • 當推廣認養被嗆「用買的比較快!」時

    這幾年來「認養取代購買」的口號已經逐漸深植人心,但認養的「過程」卻經常被拿來與購買的「結果」做比較,從價格、速度、選樣甚至服務態度等一路比下去。承認吧!有些人「只是想要寵物、不是想認養動物」,也因為這樣的心態,難怪總有人面對認養被婉拒時,總丟下一句「還不如用買的比較快!」
  • 苗栗田園餐廳動物展演撤園案件紀錄

    愛兔協會近日預計協助苗栗地區某處動物展演區的撤園任務,預計接收的數量龐大(初預估約50隻左右、不含孕母兔肚子裡的),由於兔年愛兔之家床位已超額滿編,所以在撤園任務之前需要先做好資源調度,避免因突然的大量收容產生排擠效應,影響兔兔的照顧品質。若您願意一起協助本次撤園計畫,還請就以下項目多多給予幫助:
  • 撿到棄兔,我該怎麼辦?

    雖然說發現棄兔一定要先帶回家安置或尋找中途接手,這對養過兔子且知道哪有管道求助的飼主而言,這種方式最自然而不過了。但對完全沒經驗的一般民眾或根本不熟系動物的人呢?本章節針對一般民眾(泛指兔奴以外、對寵物兔認識不多的社會大眾)對於突然遇到的棄兔/流浪兔問題,提供了一些建議以及做法。希望藉由協會提供資源、民眾提供臨時安置、協會舉辦養會以及必要的後續支援來讓每一隻棄兔都有機會再度找到ㄧ個好的家園。
  • 2022愛兔協會年度工作報告

    隨著2022年疫情漸緩,愛兔協會今年終於不再僅為了維持協會的基本運作就耗盡資源,可以有較多能量去完成更重要的工作。本年度愛兔協會與動保聯盟的夥伴們有更多密切配合,尤其在協會一直以來關心的議題,例如夜市贈品動物議題、非犬貓寵物的管理、實驗動物議題等等,也在今年透過記者會與倡議行動而有了進一步的推廣。志工也進行了更多田野調查與秘密任務,累積更多資料為下一步行動作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