飼養知識

基隆流浪婦-兔兔、天竺鼠民眾通報救援專案報告

基隆流浪婦/兔通報救援專案報告
卡巴曼楚/Tina/Gary
案件通報 
2010五月某日,一早志工剛進辦公室就有民眾以電話通報愛兔協會,主要內容陳述(大意)如下:民眾在基隆八斗子漁港看見一名流浪婦人,帶著五隻小兔子以及兩隻天竺鼠在漁港區流浪,這名流浪婦將隨手撿到的食物(如滷肉飯)分給自己的兔兔吃,且有一隻兔子已經病奄奄為在旦夕,這位熱心的民眾看不下去,因此前往詢問婦人為何流浪,也好心的將其中的一隻體力很差的兔兔趕緊帶去看醫生。隨後,基隆警局以及消防隊員將這名婦人強制帶到療養院做隔離治療,但是這幾隻小動物卻變成了無人要處理的皮球,目前通報民眾與消防隊員正在局內部之怎麼做後續處置,因此希望協會可以協助處理。
 
 
案件求證
安置中心值班志工了解案情之後,先與基隆市社會局取得聯繫,了解婦人的安置狀態,當時社會局表示知道這位婦人的存在(顯示為常態性流浪) ,不過有關兔子跟上午的強制執行案件目前尚未有案件登記(應該是主責社工還沒回報) ,因此無法跟協會說明狀況。隨後協會再電洽基隆市警察局以及八斗子派出所詢問狀況(知道有該案件但不知道後續),之後輾轉接洽到消防局斗子分隊,分隊隊員電話中表示目前兔子跟天竺鼠都正在所內,而案件通報人也在這裡陪兔子。協會確認案件後,隨即通知當日有空的志工前往協助,不過由於當日協會志工大多正在市區進行其他業務,因此救援行動只能在結束後回到協會領取必要物資後出發。
    
 
救援出發
到達基隆後透過警察協助後,協會帶著物資來到了消防局八斗子(中正)分局,也看到了等待救援的兔兔與天天以及辛苦的通報人。而通報中的五兔二鼠,其中一隻兔兔已經因為撐不過漫漫長夜而過世,剩下的四隻兔子與兩隻天竺鼠則分別被消防局人員暫時安置在紙箱(一公兔)、塑膠籃(一公兔兩鼠)以及狗籠(兩母兔)內,志工趕緊先協助幫鼠兔做簡單的檢康檢查,檢查狀況其中一隻公兔有全身脫毛現象、母的獅子兔有過瘦現象、一隻公天竺鼠末端有輕微發霉狀況,其他的兔兔跟鼠鼠初步看起來都還算健康(實際狀況需要給醫師檢查),另外已經過世的兔子則由消防局暫時予以冰存。

  
 
案件膠著
原本以為救援任務應該在協會到達並將兔兔帶回安置後可以告一段落,但消防局值班員警表示:「基於民法,這些寵物的物權是屬於該婦人的,在沒有長官負責的情況下,協會不能將寵物帶走。」協會志工轉向警察局求助,希望員警可以協助做證,協會不以搶奪為前提須將寵物帶回照顧,很可惜我們也的到了一個無限迴圈的答案,就是警察局說要請消防局作證、消防局則請警察局作證…
官員互推 
案件中的兔兔在長官的太極表演下頓時變成了燙手山芋,而同一時間負責留守安置中心的值班志工也同時向當地動物檢疫單位求援,希望可以遵循正確行政管道來解決問題。經過一個小時的等待後,基隆市當地的主責單位「產發局農林漁牧課」給了一個讓所有志工昏頭的答覆:「這位婦人是瘋子,因為擅自將她的寵物帶回怕會被告,不受理本案件。」
 
 
暫時安置 
眼看案件膠著在官員與各局處互推的情況,消防局釋出善意表示這段期間可以短期暫時留置在局裡,於是協會志工先將兔兔改安置在協會帶去的小兔籠內,並給予飲水、牧草以及飼料,希望這段時間小兔兔們可以先有個舒適的住所。

  
  
找飼主、求突破 
與其不知所措,不如直接去找當事人!在相關單位的推託之下協會志工決定直接去找這位流浪婦,希望藉由直接面對面的溝通來換取信任,或者亦可藉由醫院主治醫師的專業判定(流浪婦已失能或無行為能力,寵物需要協會協助安置等)來將兔兔授權給愛兔照顧,因此計畫擬定後,協會人員再次電洽社會局並試著連繫處理該案件的社工,並同時接洽基隆某醫院(治療所)與主治醫師,希望可以解決膠著的案件。

 
兔兔就醫 
在前往南光醫院的途中,志工與通報人一起先繞到鄰近的動物醫院(小太陽動物醫院)幫這五隻可憐的流浪兔跟鼠鼠做必要的健康檢查,同時也請醫師協助開立其中一隻兔兔的死亡證明,證明兔兔在就診前就已經瀕死(保護通報人)。經診察後五隻兔兔的健康狀況與志工研判的差不多,而其中一隻道奇母兔有強烈的不信任攻擊行為。

志工在消防局隊員的協助下來到了南光醫院,並與護理長、社工以及主治醫師做了基本溝通之後,大致瞭解了流浪婦人的背景,婦人原為日本籍人士,後來成為中南部某戶人家的養女,長輩過世後婦人與養家人往來並不熱絡,而醫院再通知親屬時,親屬的反應為冷淡、不想理會以及無意照顧,因此研判除非病情有重大進展不然該婦人很可能必須長期住在療養院。由於婦人剛住進醫院且狀況不穩定,院方不建議我們與病人做直接溝通,且主責社工也表示他沒有足夠的權力代表婦人將兔子交給協會,眼看最機會又即將失去之際。此時南光醫院的主治醫師跳了出來,表示自己願意以專業醫師的判斷證明該婦人「目前狀況」無法照顧自己的寵物,同時也願意協助做證,證明協會在婦人無法照顧之下基於延續小動物生命以及願意代為照顧的情況下,先行將兔兔帶回照顧,全程並無搶奪、佔有之意。感謝醫師的勇氣以及支持,讓今天這個折騰了好幾個單位的救援案件也因此暫時的以解決物權的問題。


在完成了這一段充滿變數與折騰的救援安置過程後,並不表示案件告一段落,因為所有的麻煩與問題都將在兔兔回到協會之後才開始!由於這六隻可愛的小動物是明確有主人的,因此基於民法,除了主人(該婦人)之外其餘單位或團體都不得主張所有權,亦不得在沒有物主的同意下做後續處置,因為協會只是得到醫師授權的暫時照顧而已,在這樣的前提之下,協會目前能夠做到的就是好好照顧這幾隻可愛的小動物,並持續治療他們身上的疾病與傷口。之後協會志工將持續與醫院聯繫,希望可以在該婦人的精神狀態許可下進行必要溝通,試著讓婦人將小動物的物權轉讓給協會,或由醫院或公家機關或司法機關等單位視診療與復原狀況將兔兔責付給愛兔協會,好讓我們可以做後續的結紮以及送養。這段期間會多久?連醫院都無法給我們答案,因此目前只有持續的照顧、溝通與等待。

案件檢討 
四隻兔子與天竺鼠帶回來的情緒中沒有歡愉,只有責任。六隻小動物帶回來照顧的期間,如果小動物們發生任何的意外受傷、生病等等問題,除了內心的自責與愧疚外還必須要面對出院後流浪婦的不理智嘲諷、怪罪與責難甚至官司,畢竟面對的是隨時會失去理智行為的流浪婦,除了概擴承受一切又何奈?

救援省思 
搶救與救援行動故然會得到相當的掌聲,但在進行的同時也必須注意到法律的問題,為了搶救而忽略了必要的徵詢,而隨便將有主人的兔子帶走,這通常會引發後續的官司問題。而過程中協會志工們均非佩服這位通報者,因為她除了通報之外,她幾乎是全程參予整個溝通過程並給予意見,而不只是坐在電腦面前敲敲鍵盤發揮電腦愛心。透過參與,可以體會真正執行者所身處的無奈與辛勞,進而知道每個通報案件都不會只是表面上看到的如此簡單與單純。相對於協會手上的另一個案件(飼主強制入監服刑),也有類似的問題,後續處置與細節都需要做全盤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