飼養知識

永和地區失能兔飼主繁殖失控案

永和地區失能兔飼主繁殖失控案
飼養節育觀念差,繁殖崩潰又一例
說在前頭
2016年,農委會正式將「貓」納入特定寵物業的管理規範,成為繼「犬隻」後,第二個須取得證照後才可以販售的動物別,對於貓的動物福利而言進入了一個全新的階段,但這種每次都是要等到出事後才逐項管制的政策,真的是對的嗎?愛兔協會已經多次強烈建議主管機關,對於寵物繁殖買賣的管理請重新思考政策方向,應該是要「先全面管制、再逐項開放」,而不是現行的「先都通不管、出問題後再逐項管理」的錯誤思維。這個案件就是放任小動物(尤其是繁殖容易的鼠兔類)可以任意繁殖買賣不受管制的結果,主角是台灣第三大同伴動物「寵物兔」,照片的現場並不是觀光農場、也不是繁殖場,而是人口密集的大都會市區的你我住家身邊。
做好心理準備了嗎? 案件就在這扇門後....

案件起始
2016/04/19,協會接獲一位小姐(因個資保護因素不提供相關資訊、以下簡稱通報人)的緊急電話,表示知道有處民宅內飼養了大量寵物兔且不斷繁殖,飼主似乎已經近無法忍受照顧壓力聲稱要通通殺掉或找地方丟掉,通報人緊急聯絡協會,希望可以透過她的中間接駁,將兔兔帶離現場。但由於通報人並非實際飼主,且除了通報人外還需要透過第三人才能將寵物兔接出,以致協會無法確認案件真實性,志工告知通報人請務必說明通報人、案主、中間第三人之間的相互關係以及聯絡方式,協會必須釐清案件始末與關係圖後才能處理。
 
相互關係
之後經多次反覆溝通,志工也逐漸釐清了這幾位關係人之間的複雜關係。
(因涉及保護令與社會局、衛生局、疾管局等管制因素、相關人資料與關係恕不多做說明),通報人善心的提醒志工,案主有經常性暴力傾向以及隨時會發作的躁鬱症,所以不希望志工直接與其接觸、也不希望案主知道本案件是他通報的…..(本段因保護相關當事人、相關資料遮蔽顯示)

案件兔來源

(本段第一部分敘述因保護相關當事人、相關資料遮蔽顯示)志工循線接洽到了案件第三人宮先生,宮先生表示,兔子最早只有三隻,是一年多前由雇主所送的,後來因故被本案案主帶去頂樓處飼養並開始不斷生育,近日以來案主開始覺得麻煩、嫌棄,於是要求宮先生立即處理掉不然就要將兔兔殺來當食物或找個地方扔掉,宮先生趕緊四處詢問,之後輾轉由通報人向協會告知此事件。
 
本案件資料照片


現場實況
2016/04/20(三)愛兔協會志工依約抵達位於永和一棟四層樓舊公寓的現場,在宮先生的引領下,志工們進入了案件現場。這群圈養的兔隻是被關在兩棟樓五樓加蓋中間的一個小夾層中。志工檢視現場,除了兔子之外,尚有為數不少的鳥禽、魚缸(空)、鼠籠(空)等設備,顯示本案案主有經常性飼養動物的傾向。約五坪大小的夾層空間內,兔兔已經開始好奇的東張西望,初步目視可見約十多隻,但當志工爬入夾層後發現有更多兔子躲藏在深不可見的支架角落與木箱內,數量應該超過二十隻。


  
本案件資料照片
本案件資料
 
 
左圖/夾層籠舍外拍攝  右圖/現場兔隻

籠舍內環境
現場環境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滿地發霉未清理的兔子糞便,滿到抬頭就沾黏的蜘蛛絲,夾雜著腐臭的蔬果(案主是去撿果菜市場拋棄的根莖葉菜餵食)發酵味,爬滿地的蟑螂、蜈蚣等不明生物以及隨處可見的卵鞘與蟲卵,兔兔躲藏的木盒內則是滿滿的不明黏稠物。由於夾層只是個架在違建支撐點上的密閉小空間,宮先生不斷提醒志工動作要盡快,不然同時太多人在夾層內隨時會有崩塌的危險。

 
 
 
左圖/現場兔隻  右圖/現場兔隻


通報舉發還是即時救援?
由於到了現場才知道慘狀,雖然愛兔協會過去已有多起繁殖失控案的救援經驗,但這個案件現場誇張程度完全超乎預期,志工當下猶豫是否要先向主管機關舉發,還是先設法將兔兔帶走。志工們知道向動保處舉發是正式流程,可藉此讓主管機關知道轄區內繁殖失控的嚴重性,並透過公權力裁罰、沒入等等,更要讓主管機關知道這規屬於自己權責內;但志工擔心的是依照過去經驗,新北市動保員是否有足夠「尬此」,在稽查當下就直接裁定沒入,而不是很制式化的先要求改善再複查(PS:愛兔協會與縣市動保主管機關多次交手經驗),因為這個狀況若動保員稽查當下沒有直接沒入,那麼現場活體的安危或是後續再探訪的可能就幾乎是零,有可能所有人都再也進不去現場了(轄區動保員無權直接進入民宅)。孤注一擲,志工決定先跳過程序現場設法將兔兔帶離。

 
案件現場紀錄片段

救援行動
在志工多番折衝溝通簽到讓渡書後,大伙隨即爬入夾層內展開救援行動,但隨著救援困難與難以整理的耗時過程,案主逐漸失去耐性開始謾罵與抱怨,有想要動手阻止志工將兔子帶離現場的傾向。所幸宮先生多次檔在案主與志工間,以免情緒逐漸失控的案主出手傷人。志工們在情緒失控的暴力危機下,分出一組人馬與案主對話試圖引開話題分散注意力,而另組人馬則慢慢從的狹小縫隙中、趴在屍臭與蟲卵滿佈的地板上、將發霉的糞便挖出一條通道、然後手伸進整片的蟑螂海、頂著蜘蛛絲,一隻一隻慢慢的將這群受驚嚇的兔寶們慢慢抓出來......
 
左圖/現場環境照片  右圖/現場環境照片
 
 
左圖/發霉的便便山  右圖/現場兔隻
  
左圖/發霉發臭的飼料  右圖/抓到兔兔的一瞬間 
 
 
左圖/躲藏在狹縫間的兔隻  右圖/志工必須鑽入縫隙內才能處理

 
左圖/現場兔隻  右圖/準備提籃中的志工

現場遺憾
就在一邊救援進行的同時,鑽進底層內抓兔的志工也看到了生鏽廢棄的捕鼠籠、小乳兔的乾屍、已經腐臭的兔屍體,遺體已經跟地板上的穢物黏在一起無法剝離,帶不走的不只是屍體,而是一種伸手可及卻毫無辦法的無奈。下圖這張照片是志工趴在地上半身埋入底層中,將手機伸進去到最長所拍下的角落處照片。
志工伸進去底層拍攝的圖片
  
左圖/爬滿地的蟑螂  右圖/現場環境照片

   
 左圖/志工伸手進入木箱內探兔  右圖/鑽進蟑螂窩驅趕兔兔

  
左圖/長滿白蟻蟲卵與蟑螂的木箱  右圖/飼主去果採市場撿拾廢棄紅蘿蔔當食物

案主的矛盾
案主除了有通報人所述的躁鬱症與暴力傾向外,也明顯感覺到有溝通或精神上的障礙,會一邊不斷嫌棄照顧麻煩威脅要殺掉,但一下子又不準協會帶走兔子希望可以留幾隻陪他,一下子央求碎念,一下子轉惱怒作勢傷人。為了降低救援阻礙並安撫案主情緒,志工決定委託中間人宮先生幫忙,現場假意暫留幾隻公兔在現場作為案主的情緒緩衝,並伺機會再將兔兔帶出或轉送離開現場(後續宮先生表示會直接接手剩餘三支兔兔)。這是為了避免案主惱羞成怒失去理智出現更麻煩激烈的動作或是轉而跑去購買繁殖,讓志工可及早將二十多隻兔兔優先帶離現場轉回協會。救援期間案主一直不斷在旁叫囂:「帶走我就再去買反正很便宜」、「買來就會再生」、「不然就抓去丟」、或是「殺來吃」等等....志工為求將兔兔儘速帶離現場,並未多做回覆。


 


愛兔之家現場
晚間,志工們將兔兔帶回愛兔之家並開始做初步的性別判斷、案件標號、梳理毛髮、驅蟲以及傷患紀錄處等等必要工作,期間非常感謝當天參訪的民眾直接跳下來幫助處理雜事。梳理毛髮時志工發現兔兔身上都有大量蟲卵與跳蚤,除了處理修整毛髮與點藥外,也約定動物醫院醫師安排外診協助。
  
左圖/兔兔帶回愛兔之家  右圖/整理房舍

 
 
 
幫兔兔整理與驅蟲

清理沾滿蟲卵的毛髮

  
左圖/編號與記錄傷患位置  右圖/剪指甲

後續問題

雖然已經將大部份的兔子帶回來了,但後續還有第二波計畫要執行,兔兔們也有後續的疾病治療,結紮、安置以及可能存在的懷孕兔生產疑慮。目前急需標準兔籠以做為臨時安置用途、醫療與結紮費用、耗材類型物資(尿布墊、木屑砂)也持續需要、後續還會需要褓姆或有照顧病兔能力、願意直接領養的好心人(屆時可能會再舉辦緊急送養會)。
1/ 案件中的兔兔們都回到愛兔之家後,協會已經優先募集照顧物資與兔籠,先做公母區隔、點藥、剃毛整理並安排獸醫師外診檢查。
2/ 等確認個別兔隻的健康狀況以及受孕況都大致底定後,辦理一場緊急送養會,先讓有照顧經驗且之後願意結紮的兔友優先認養,減少收容壓力並降低疾病傳染機會。
3/ 進行第二次關懷計畫,希望將兔隻全數接出。
4/ 全數接出後協會會將所有證據以及資料,移送動保處依法處理。
5/ 剩餘兔兔由協會褓姆接手照顧。
6/ 康復與結紮完成後於適當時機開放給民眾領養。


本案件補充說明
這樣隨意買來飼養繁殖的案件其實並不是特例,而是愛兔協會志工「經常處理」的常在案件。愛兔協會成立也不過才幾年,但光是直接處理這樣的繁殖失控通報案就已經好幾次了(如下表),這還不包括很多件已知狀況但一直無法進去現場的潛在案,難道還要繼續無視問題而放任小動物可任意繁殖買賣嗎? 
蘆洲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r9VdcgfVbI 
萬里案 http://goo.gl/geR4FD
善化案件 http://goo.gl/du4m76
廈門街案 https://goo.gl/ZHIF9w


問題其實不只兔子,我們也一起看看最近的幾則特寵新聞案例:
今年以來已經出現好幾起民眾拾獲「浣熊」的案件,為何? http://goo.gl/LeUsCz
高雄地區許多濕地已經出現大量棄養的「綠鬣蜥」,為何? http://goo.gl/7VJxN8
大家是不是發現棄養物種已經越來越多元了?可預見的就是當法令將「貓」納入執照並管制之後,活體販售業者與繁殖場為了省麻煩,已經開始將腦筋轉向其他物種,貓狗以外的特寵已經開始被引進、試養以及實驗繁殖,因為改繁殖買賣這些物種可以不用執照、不用管制、不用稽查,相信很快的棄養其他特寵的問題馬上就會來了。狐、果子狸、貂、刺蝟、兩爬等業這都早已蠢蠢欲動急著分食貓這塊的取代市場。
愛兔協會誠心的再次呼續主管機關,寵物繁殖買賣的管理請重新思考政策方向,應該是要「先全面管制、再逐項開放」(這是行政執行條例,真的有心要做部用再跑立法程序)。有意進行繁殖買賣的業者可依照物種別先籌組工會、設定自我管理規範、整頓好上下游並提出完善機制後再向主管機關提出申請開放,這才是根絕之法,而不要每次都等問題發生了才要面對。